城堡 43: 树阴满地日当午,梦觉流莺时一声。

📸 @sho.candy · Instagram

Xnip2019-06-06_07-45-21.jpg-656.7kB

📸 醉鲨 绘星者 魔法外套 封面

JWVDDSDFF7TE3.jpg-154.9kB

📸 埃伦娜·科纳罗·皮斯科皮亚诞辰 373 周年

埃伦娜·科纳罗·皮斯科皮亚诞辰 373 周年.jpg-70kB

📸 Kelly Leigh Miller (@bookofkellz) · Instagram

Xnip2019-06-06_07-39-13.jpg-391.9kB


📺 bbd 28期 为什么618是从61开始的?一份书单给大家 - bilibili

bilibili.jpeg-99.7kB
也是我喜欢的视频博主,比较偏设计领域,但数码产品也很多。如果说年轻一代视频博主理想型是何同学,那么中年理想型应该就是这位博主。
看他们的作品,会发现品味这东西,和钱有关,但也不太相关。
相比起何同学的播放量,他的价值远远被低估。
作者有推荐路内的书,恰好我也是其读者。就个人经验,自从中学时代,郭敬明、韩寒那一批人之后,青年作家的书有一些断档,这之后很多年,我除了从特别冷门从网络小说里偶尔筛选到几本惊艳之作外,传统渠道就剩下路内和王若虚的书很喜欢。路内有时候给我一种青年工厂版余华的感觉,王若虚不太好定义,厚重方面差一些,但胜在独一无二,读起来有青春的畅快但也并不轻浮,本期书籍部分顺便可以放之前做的路内《慈悲》笔记。

📺 我们为什么会喜欢读书?- TED君学演讲

Xnip2019-06-14_07-52-09.jpg-236.7kB

在书中,人性中那些阴暗的部分也能被温柔倾听,你在被倾听的同时,也倾听其他人。而书会说,我都懂。
它们会获得同情,且能被温柔地对待,尽管这是一种只能通过纸墨连接的感情。但它是一种爱。

📺 特效师揭示宇宙星球的真实比例 - 来自柚子木字幕组

Xnip2019-06-14_08-02-03.jpg-328.2kB
想知道一个人真心喜欢某件事会出现什么神态和语气吗?看到这个视频就明白了。
本视频里星球的比例是 1:1.9亿,也就是说,月球相当于现实中一颗网球,所以,你大概可以通过截图感受到其它星球多么巨大。
更多他的视频可以去这里:Corridor Crew


📇 《2001:太空漫游》 首版序,阿瑟·克拉克 1968 年

今天每一个活着的人身后,都立着三十个鬼魂——三十比一,正是死去的人与活人的比例。开天辟地以来,在地球上活过的人大约总共一千亿。
这是个有趣的数字,因为说巧不巧,我们所在的这个宇宙,也就是银河系,也有大约一千亿颗星星。因此,每一个在地球上活过的人,在这个宇宙里都有一颗对应的星星在闪烁。

纯粹因为偶然看到这段话打算看这本书,还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点:

NASA宣布预定于2014 年发射的太阳帆飞船 Sunjammer 号将搭载克拉克的DNA样本。该飞船的名称也来源于克拉克的同名小说。

早年关注和菜头的人可能通过 《让我们一起飞向太空》 这篇文章让自己名字上过太空:

美国航天局(NASA)准备发射猎户座飞船去火星。在此之前,会在今年12月4日---6日之间试射一次飞船,让它绕地球飞行4.5小时之后收回。和以往的太空实验不同,这一次NASA向全世界开放申请,让人们提交自己的姓名,这些名字会被储存到一个芯片里,和猎户座飞船一起完成这次太空飞行。

如果你看到这有些惋惜,可以去这里看看:Mars 2020 Rover - NASA Mars
Xnip2019-06-03_07-18-50.jpg-398kB

📇 《夏意》苏舜钦

别院深深夏簟清,石榴开遍透帘明。
树阴满地日当午,梦觉流莺时一声。

📇 艾弗里德·德索萨

很长一段时间,我的生活看似马上就要开始了。但是总有一些障碍阻挡着,有些事得先解决,有些工作还有待完成,时间貌似不够用,还有一笔债务要去付清,然后生活就会开始。最后我终于明白,这些障碍,正是我的生活。

📇 齐奥朗 ​

  • 一本书必须搜遍伤口,甚至刺激它们。一本书必须是一个危险。
  • 我们这些曾经眷恋巅峰的人,对巅峰失望以后,最终爱上了自己的坠落,而且急着将它完成。
  • 生命就是那随时都在解体的东西,是光明单调的消逝,是黑夜中乏味的分解,没有幽灵,没有光环,没有王冠。
  • 我憎恨过这座星球的正午与子夜,梦想过一个世界,那里没有气候,没有时刻,也没有那充满时间的胆怯。我还厌恶过人们在岁月堆积之下发出的叹息。无穷无欲的那个时刻在哪里?那种原初的虚空,那种对坠落与生命的预感都无动于衷的虚空,它在哪里?
  • 一个诗人的生命不会有什么成就。他的力量,来自于所有他不曾做过的事,来自那些他满腹“不可企及”的时刻。
  • 别忘了告诉他们,我只是个边缘者,我写作是为了唤醒。你再强调一遍:我的书指望唤醒。

🗞 一稿计划 | Last ONE

Xnip2019-06-06_13-58-29.jpg-239.1kB

九零后设计师个人博客,我个人最喜欢的是其音乐推荐栏目,虽然只做了两期,但 第一期介绍纽约铜管乐队 Lucky Chops 的歌太过惊艳,本周一直在单曲循环抖腿,原来黄铜乐器这么好听。

Xnip2019-06-06_14-01-00.jpg-321.5kB

「关于我」页面不仅仅有文字,少见的竟然有视频,简单有趣。
而且这个页面让我又找到两个写博客的理由:

  • 柴静这样说过:归根结底,没什么是不朽的,我们终将化为粉尘,归彼大荒,但还是要写,写是一件没办法的事,什么也不图,却非这么不可。
  • 王小波说:双目失明的汉弥尔顿为什么还坐在黑灯瞎火里头写十四行诗?那就叫“自我”。

🗞 王阳明,稻盛和夫,与中国企业家 - 乱翻书

受美国文化影响的企业家在青少年时期受到科幻影响完成三观建设,那中国企业家的思想和商业启蒙来自哪里呢?
像是王兴跟张一鸣,主要是通过阅读企业家、管理学家和公司传记来完成商业启蒙,那思想这块的影响呢?
我猜有两个人,王阳明和稻盛和夫,因为他们思想更成体系。(的确是我从报道里猜的,没跟他们本人确认过。)

我所在的书店一般书籍流动顺序为新书-畅销-常销-下架,判断书籍畅销的方式就是能在畅销展台待多久,这两个人的书至少从我任职一年多以来从未在畅销下去过。
我最早接触王阳明是高中时读《明朝那些事》,猜测很多人也是因为这本书而开始对王阳明感兴趣,至少在我的印象中,在明朝这本书之前王阳明并没有如今这么火热,一般人很难突然对某个古代思想家有兴趣,也没有大众的传播渠道会突然谈起这么一个人,毕竟王阳明可不会出广告费。
而知道稻盛和夫,则是源于对底层机械式日常工作的麻木和厌倦,那个时候非常想要找到某种信念来让脑子不致于厌恶螺丝钉式毫无意义的重复劳动。稻盛和夫就很适合,不过不同于管理层近于道的学习,对执行层的人来说,更多是一剂区别于传统鸡汤的安慰:我消磨了我除了工作不能消磨的时光;把每一件小事做到完美,拼命工作和修行过程一样,能磨练人的灵魂;工作即修行、悟道;工厂也可以是寺庙,流水线即是晨钟暮鼓、用身体念经……

🗞 恐龙灭绝的那一天 - 假装在纽约

德帕玛说:
“人类的起源可以追溯到那个事件。置身这个遗址,看着它,你会觉得自己和那一天产生了关联,这是一种非常特别的感受。”
“这里,就是白垩纪的最后一天。你沿着地层再往上一点点,仅仅一天之后,就来到了古新纪,那是哺乳动物的时代,那是我们的时代。”

🗞 那些拍vlog涨粉的年轻人:有人花30万学用餐礼仪,也有人辞职去印度贫民窟 - 新榜

听完他们的故事我们发现,vlog井喷和头部固化都是暂时的,大众对陌生领域的好奇,对真实和个性化的追求,超乎想象。

🗞 “何同学”走向人前的背后:谁是18w分之一的传播助力者? - 知微数据

Xnip2019-06-13_23-27-10.jpg-143.1kB

何同学本身作为数码视频自媒体,就已经通过精美的视频、独到的角度、专业的评测,在微博以及视频平台聚拢了一批粉丝基础,而本次的爆发,可以说有一部分也是“厚积薄发”的成果。

在这条大火的 有多快?5G在日常使用中的真实体验 视频之前,城堡也推荐过何同学,不过当时只是局限在一些小圈子,而这次则是彻底走向大众,粉丝暴增百万。有意思的是无意间看到有人贴出一些粉丝量对比图,何同学已经一举超过一些我关注很多年的老科技博主。

🗞 AI英雄 | 论人工智能与自由意志,请看尤瓦尔与李飞飞的这场“激辩” - 网易智能

几千年来,人类一直在将我们大脑的一些功能外包出去:比如写作使我们能够保持更加准确的记录,但并不是依赖于我们的记忆;导航从神话传说和星图发展到地图和GPS。
但有了人工智能,我们就有了一个革命性的机遇:如果自我意识是人类将要外包给技术的东西之一,那会怎样?

🗞 戴上 VR,从医院逃亡 - 游戏研究社

后来她告诉我,她已经过世的儿子曾经是一名海洋学家。那时候她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他这么喜欢呆在海底...... 直到我刚才用 VR 向她展示了海底的样子,而这对她来说意义重大。
她又哭了,一遍又一遍地感谢我。她说她觉得自己终于成为了她失散多年的儿子最大的爱的一部分,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如此热爱自己的工作。
这之后没多久她就过世了...... 我觉得,或许在她离开之前我给了她一份特别的礼物。

🗞 正午 | 东莞工厂里的婚姻困局 - 正午故事

由于重男轻女的传统观念和养儿防老的习俗影响,中国的性别严重失衡,总量上是男多女少,男工很难找到老婆。一般而言,男的会往下找,女的是往上找。而在打工城市当地,虽然在写字楼的单身女性很多,工厂里的单身男性很多,但这两个群体的女性和男性几乎没有生活交集。
在婚恋中,房子、车子和彩礼是压在男性身上的三座大山。农村的风俗,一天不改,数量巨大的农村男性就会一直娶不到老婆。可是,没有多少人关注这个群体和这些陋习。

🗞 正午视觉 | 谁在卖报刊,谁在买报刊? - 正午故事

他也评价那些看报纸的老人,“是活的,很精神,很多不看报纸的老人一天到晚都无所事事,精气神差了很多,简直就像僵尸。”

文章的评论也很好看:

@王引:西单附近的报刊,租位费是250一天,一份报纸(不管代销还是包销的,包销的要承担卖不出去当废品卖的风险)赚2毛,得起码卖1250份才能回本。
光卖报纸杂志几乎不赚钱,得卖酒水饮料烟和槟榔,但是这些要看城管的“脸色”,在长安街附近的报摊城管会管的特别严,不是一个开店的好地点。
作为一个喜欢看报纸和杂志的80后,从偏家常的北京晚报转到偏深度调查类的新京报我坚持过几年,也经常和报刊老板聊家常吹牛皮,熟了之后只需要和老板点一个头,老板就会给我准备好报纸,但是这个每习惯最近还是疏怠了。
喜欢正午的选题,希望正午可以做大,可以做成期刊在报刊买到。还是喜欢回到过去那个可以在报刊邮局买到好看杂志期刊,可以在收音机听到有营养有共鸣有互动电台节目的那个时代。捧在手中一页一页的翻页和看feeds或者kindle的感觉真的差好多哦。


🧰 bilibili封面图下载 - 爱资料工具

推荐视频时发现有些视频封面并没有在视频本身出现,找到这个工具简单快捷完成。

🧰 ‎App Store 上的“SimpleReader”

Xnip2019-06-08_07-55-27.jpg-128kB
WWDC 2019 奖学金名单揭晓,作为金句爱好者,比较喜欢这款,尤其爱整个黑白界面,点喜欢后变红色的心,总感觉这个图标画的比较漂亮。
如果有机会做一款类似应用,理想样子应该是界面做成书或者笔记本模样,刷新动画就是翻页或者换一个书本的模板,内容全部来自纸质书,并配有相应书籍封面,书名有通往豆瓣的超链接。
很多书我就是因为一句话吸引我而去找来读,就跟以前为了一句台词去看电影一样。


📖 《慈悲》路内 笔记

慈悲 路内.jpg-447.3kB

《慈悲》读书笔记:第10页,2

叔叔一直对水生说:“水生,吃饭不要吃全饱,留个三成饥,穿衣不要穿全暖,留个三分寒。这点饥寒就是你的家底,以后你饿了就不会觉得太饿,冷了就不会觉得太冷。”水生后来到工厂里,听到到师傅说的,老工人待在厂里很健康,退休就会生癌。他想,工厂里的这点毒,也是家底。

《慈悲》读书笔记:第48页,9

玉生说:“爸爸说过,穷人没有读过书,文化够不上,但是站有站相、坐有坐相,死了要有死了的样子。爸爸说,如果倒在街边死了,无人收尸,那不叫穷人,而是路倒尸、饿殍、填沟壑。穷人也要死得体面,子孙要让先人体面地待在阴间,这就是家教一一我想想,其实也是穷讲规矩。

《慈悲》读书笔记:第119页,22

玉生病休后,有一阵子,复生必须到幼儿园去。新村刚建成,没有幼儿园,只能送到苯酚厂的托儿所去。水生骑自行车,让复生坐在前杠上,车龙头歪歪扭扭,两个人沿着土路去厂里。两侧田野,稻浪起伏,云被大风吹成丝丝缕缕。

《慈悲》读书笔记:第124页,22

夜里,玉生躺在床上睡不着,忽然坐了起来。水生醒了,问她怎么回事。玉生说:“心脏不舒服,靠着躺一会儿。”
水生说:“白孔雀的事情,是小事,不要时时记在心里。”
玉生说:“水生,我大概活不长了。以前我遇到不顺心的事,最多哭一场,现在全都堵在心里,觉得胸闷发慌,然后从小到大受的委屈全都爬上来了。我也没有力气去找白孔雀的麻烦了。”水生不语。玉生又说:“我不是复生的亲娘,万一我死得早,复生回忆起我来,受了什么委屈我都没有帮她出过头,她就会觉得,还是亲娘好好,我毕竟是她的后娘。”
水生说:“不会的,复生有良心的。”
玉生说:“如果她这么想,我没法从棺材里爬出来说话,你要替我说话。我是很喜欢复生的。” 第二天水生带着复生去托儿所,把复生送进去,然后到走廊里拦住白孔雀说:“你要是再敢欺负我女儿,我不但会拆秋千,还会拆了你的骨头。 ”

《慈悲》读书笔记:第148页,26

根生回头说:“人活着,总是想翻本的,一千ー万,一厘一毫。我这辈子落在了一个井里,其实是翻不过来的,应该像你说的一样,细水长流,混混日子。可惜人总是会对将来抱有希望,哪怕是老了、瘸了。”

《慈悲》读书笔记:第160页,28

玉生说:“那算了,你记着我的话就可以了。活到三十岁,人就会荒凉起来。

《慈悲》读书笔记:第163页,29

苯酚厂的工人们发现,那个常年散发恶臭的骨胶车间,现在变得冷冷清清,甚至连臭味都在逐渐消失。因为骨胶不挣钱,这个产品已经亏了很多年,设备保养得很差,工人也拿不到奖金,现在,它终于像一头老迈残疾、屎尿失禁的巨兽,平静地死掉了。

《慈悲》读书笔记:第167页,29

这一天中午,水生坐在医院的凳子上,背靠着墙壁发呆。玉生睡着了,水生摸摸她的脸,摸摸她花白的头发。玉生和师傅一样,四十多岁头发就白了,以前她总是去美发店把头发染黑,现在她只会对水生说:帮我把头发剪剪短吧。水生抹了一把眼泪,靠着睡着了。他做了一个很短的梦,梦见玉生死了,玉生死得很怪,她变成了一个小女孩,由师傅背着在路口和水生告别,就像当年爸爸背着弟弟走掉一样。水生猛醒过来,看到玉生还在病床上睡着。

《慈悲》读书笔记:第176页,31

小何医生说,生病的人,很忌讳想到死,因为人总是想这个会变得消极,药吃下去也会失效三分。玉生说:“可是,人怎么能不想到死呢?我住过很多次医院,同一病房的人,有些只有三十多岁就死了。看到到别人,会想起自己。唯一能宽慰的,是想到,人都是要死的。”小何医生说:“你讲错了,人都是挣扎着活下来的。

《慈悲》读书笔记:第179页,31

玉生说:“你去上班,身上就会带着一股苯酚的气味,不去上班,就没有了。”水生站在她面前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玉生说:“我小时候,闻到爸爸身上苯酚的气味,爸爸很疼我的,我很心安。结婚以后,闻到你身上的苯酚气味,我也很心安。后来你做了技术员,苯酚的气味淡了,最近几年我又能闻到,我好像回到了从前小时候。”
玉生说:“我这一世,真是太麻烦你了。” 水生说:“你不要这么说啊。”
玉生摇摇头,不再说下去。 这一年春雷响起的时候,玉生的一生,也就过完了”

《慈悲》读书笔记:第184页,32

玉生的骨灰盒寄存在殡仪馆,铁制的格子,有点像更衣柜,哐的一声关上。水生让复生跪下,对着格子磕头,心想下一次打开这个柜子时,应该自己也死了吧。
家里没有了玉生,变得空荡荡的,水生坐在藤椅上,看外面下着连绵春雨。玉生的遗像,挪到了家里的墙上,面对着窗,陪他一起看着,或是他陪玉生一起看着。有一天他忽然哭了起来,复生问他怎么了,水生说:“玉生活着的时候,家里总有一股中药的气味,我闻了很多年,已经习惯了。现在中药气味淡了,没有了,我才觉得玉生是真的不在了。”

《慈悲》读书笔记:第213页,37

水生没有回家,他背着画纸筒,坐上汽车,去了很多地方。有一天他到了海边,正好是中午,他想,我名叫水生,但我还从来没见过海,就在江上面渡过来渡过去,太无聊。他坐在沙滩上,有一朵鸟云又停在了上空,他以为会听到海浪的声音,但是没有,海很安静,乌云也很安静。水生就说,玉生啊,我也不知道自己这辈子会停在哪里。

《慈悲》读书笔记:第218页,37

复生正色道:“土根,水生,你们都是我的爸爸,我认了。但我的妈妈,只有黎玉生一个人,没有别人了。观音菩萨把我送到她手里,我的名字是她取的,她不嫌弃我豁嘴,也不嫌弃我是个女孩。我其实很自卑,是妈妈她教会了我怎么有尊严地活着,虽然她没念过什么书,出身低微,但她心里是很骄傲的。我要是去见大芳,妈妈在阴间,恐怕会发小姐脾气。”

《慈悲》读书笔记:第226页,38

水生说:“云生,不要做假和尚了,我的女儿现在在深圳工作,我一个人住着很寂寞,你可以来陪我住着。”
弟弟摇头说:“虽说是假和尚,但我心里早已皈依了,住在庙里比较合我心意,不想再过俗世的生活。人生的苦,我尝够了。”
水生冷笑说:“东顺的庙,有什么皈依可言?一座假庙而已。”
弟弟说:“世间本来就没有真庙假庙。我有一天看到个破衣烂衫的老太,腿腿都残疾了,她知道县里有了庙,就爬着来进香。在山门口,她虔诚磕头,非常幸福。庙是假的,她的虔诚和幸福是真的。真庙假庙,都是一种虚妄。”

《慈悲》.jpg-486.1kB

  • 《慈悲》路内(上世纪工厂背景,低配版的《活着》/⭐️⭐️⭐️ ⭐️/虚构/纸质书/湖南省图书馆/2018年03月01日读完)
  • 2018年02月28日和朋友曾xx、曾x去湖南省图书馆偶遇此书。缘起是之前在特别喜欢的电视剧《一起同过窗 第二季》 中路桥川几次都拿着这本书,封面很吸引人,而且之前读过作者的 小说《少年巴比伦》、看过改编的 电影《少年巴比伦》
  • 2018年03月01日在曾x家中一天读完,并第一次尝试之前一直想做的事情,就是边读小说边梳理剧情,并且将伏笔、结果之类的用线连起来。这次做了,使用 Mac 版的思维导图应用 MindNode
  • 使用 Pixelmator Pro 制作题图
  • 使用 Cmd Markdown 完成草稿

📔 卷尾语

本周有大量互联网账号被封,最知名的大概是王志安,其它诸如中美贸易等等问题也还在继续。
记得高中时代有畅销书 《世界是平的》,也是属于看过就忘的书,但书名起的好,顾名思义也能猜出来在说什么。全球化趋势无法阻挡,世界应该是越来越好,也越来越平。不过现在看来并不总是以数学般精确理性的路线往前,而是以更模糊的方式坑坑洼洼,曲折前行,有点他们改变了世界,他们又改回去了的意思。
宏观意义上的地球和我所处的国家发生了很多事情,微观意义上,个体们也在面对着日夜交替,自己每天扑面而来的 24 小时、1440分钟、86400秒。
在城堡之前的模块里,更新日志用来放一些我的想法、想要做的事情、读者反馈等内容,这些信息存在很长时间的延迟。
我翻看的时候,发现很多想法都被搁置,而且更新日志也很久没有出现新的东西,现在这种模式其实继续做到天荒地老都没什么问题,但人生苦短,这样意义不大。
城堡这一期本来已经做好,但工作之外的生活也比较忙,一直没有时间做最后修改和发布,等抬起头来已经过了一个星期。
未来工作、生活也会出现一些变动,所以不能保证每周更新,会以更随机的方式发布更新。
另外整个城堡分类也需要优化,一些地方有重复,一些则我也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


📔 更新日志

赞赏.png-262.9kB
需要注意的是,留言交流需要在网站页面进行,邮件只是个提醒。留言及赞赏,如有遗漏敬请见谅,往后这也不一定是个固定栏目,依然会记录评论及赞赏,但不一定公开发布。
💰 🍅 3Jane:在看哦~还请继续坚持看见你就像看见想看见的自己。
📭 babala:又来看了,有一个小小的希望,超链接能不能做成跳转到一个新的页面,这样可以一边看堡主的观点,一边看超链接内容。
📭 Yrodeba:哈哈哈哈哈支持,每期必看。
📭 suzi:在这样一个自媒体混杂丛生的时代(当然不能否定所有)这样的个人站点真的非常有意思。
📭 Baihua:我非常喜欢《城堡》这种可以快速浏览又会被吸引深入的杂志。谢谢您的工作。
🆕 每期城堡尾部增加友情链接。
📈 更改标语为:分享个体见闻
🤔 需要优化栏目模版,缩短制作时间,尾部一些栏目有些意义不明。

📋 文档信息

2019-06-14 13:50 667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感谢收录🙏

    没想到大家对我分享的歌单,倒是格外喜欢。

    哈哈哈,空了把之前立下的 flag 补上

  • 茶水书僧 reply

    我是在《收获》上看完的《慈悲》。当时第一反映也是想到了余华的《活着》——与博主同感。

    窃以为鲁迅那一代,是乡土为背景的叙事,藏着人与物的是是非非。而现在更喜欢以厂区为背景的故事(可能因为我从小在厂区生活吧)。通过【做书】发现了“城堡”,视为今年截至目前最大的宝藏。而且从博主说书店的“商品流”,感觉是我老东家的路子。

  • Winston reply

    一周一期,一期一會。

  • Yrodeba reply

    有时候会看不到,但每期基本都会看噢,百城老师加油~

  • 3Jane reply

    来了

    min length of comment is 5!

  • 18569428557 reply

    不知道是不是我显示的问题 请问是改了一小下下页面排版吗 感觉原来的看起来好像更清爽一些

    • 南百城 reply

      @18569428557 更改了网站主题,可能是手机访问的原因,新的主题用电脑阅读效果更好。

  • 何若水 reply

    从“做书”过来的,对于没什么目标感的我来说,MOOK类的杂志书给我提供了不同的选择和全新的视角

  • ODELL reply

    PREETY GOOD ONLINE MAGAZI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