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堡 30:我要像鸟儿唱歌一样写作

2019-03-08 城堡阅读 2019

!\[\](%E5%9F%8E%E5%A0%A130%E6%9C%9F.png)

📌 卷首语

卷首语也许可以当成一个文字版 GTD 收集箱来写,而卷尾语则可以当成某种归档总结。

2019年03月04日 购买 经典企鹅:从封面到封面 (豆瓣),对其中几个简单的版式感兴趣,打算在接下来几期仿照着制作城堡封面。

书中有几句话我挺喜欢:

当潜在读者觉得他知道这本书时,我们不必只靠设计去定义或者叫卖这本书:书的名气也是一种设计元素。

还有:

在竞相争夺读者好感的这个领域里,实体书必须要引人注目。它们要有性感的内涵,是文化结出的话多;它们还要多姿多彩,创意满满,新颖而美妙。在竞争激烈的图书市场,一本书要么自我彰显,要么湮没消逝。

关于书,在我小时候没觉得有多复杂,等真正做相关工作,更进一步试图了解其方方面,才觉察出简单背后的繁杂来。

前两天有人发了一张18年五月份时书店开业的合影,很多人点赞,那张合影里大部分人都已经离职。这个月中旬是我入职书店一周年,而月底还有几个老员工离职,说不上来的悲伤。

我算是有着丰富的离职经验,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一个人离职和离开地球没有区别,尽管想见还能见,但多半都不会继续相见,不管当时关系有多好。

上一期城堡的名为:

没有什么静物可以逃避时间的爪牙,唯有将其转存于文字容器。

当我试图把一些情绪和发生过的故事转存于文字容器,发现容器本身结构也很重要。从文体上来说,似乎只有小说更能以一个整体来表达所发生的一切,以及身处这一切中我的想法。

城堡这个项目本身也需要重新定位,也就是初心问题。

我到底是想象鸟儿唱歌一样随心所欲的写作,还是为了其它什么?

如果不是为了其它什么,那么要做的就很明显。

我现在讨厌简书的广告,以及它给我推荐的各种垃圾文章,所以本期以后可能会暂停在简书的更新。

简书网的过程和知乎有些类似,我也都是最早的一批用户,当初有多喜欢,现在就有多讨厌。

虽然,如果我能多加筛选的看,他们依然有非常好的内容,但这个前提很难。

个人筛选,决定关注什么话题、什么人等等只是一部分,整个产品团队、价值观导向及商业盈利等等方面综合因素,你还是会被强行看到你不想看到的东西。

这种东西大概率不是意外发现某种惊艳、惊喜的美好事物,更多情况下是踩到狗屎。

另外,使用这种大平台还会遇到审查,及久了之后自我审查的问题。

在这方面也像爬楼梯,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原地踏步或者放弃,要么上一个阶梯。

我选择上一个阶梯,不过最讽刺的地方在于,真要这么继续爬上去,按照目前的情况,通往的只有可能是绝路或者牢房。

然后,我又只能回到笛卡尔的怀抱:

遵从这个社会及法律的规定。在所有的意见中,采取最远离极端,最中道之见,来约束自己。

所以,到头来,出路还是小说。

当然,现在这个阶梯还是要上的,之后可能就是在某些方面在展示出来的地方原地踏步。

如果还没有丧失对阅读及写作的热爱,大概率阅读分享是以城堡这个项目的方式只限于在一些比较宽松的小平台发布,他们没有广告,功能够用,高级会员需要的费用我暂时能承受。目前主要是 https://www.bitcron.com/https://www.bitcron.com/ ,而虚构类写作则转移到其它平台。

之前在某一个版本的城堡封底看到这么一段话:

《城堡》寓意深刻,自始至终笼罩着一种神秘的梦魇般的气氛,令人回味无穷。卡夫卡借以告诉世人:人们所追求的真理,不管是自由、公正还是法律,都是存在的;但这个荒诞的世界给人们设置了种种障碍,无论你怎样努力,总是追求不到,最后只能以失败告终。

我也依然对我所做的和热爱的事情抱有悲观的态度,并且有时候从一些幸福程度等角度,他们并不如我好好生活、赚钱、约会、恋爱等等事情更好。

为什么要把时间花在并非更好的事情上面呢?人还真是一种复杂的动物呢。

很多年过去,我依然还是不知道生而为人,如何找到自己的道路,并且坚定前行。

有时候从时间上来看,似乎只有现在,过去只是现在的回忆,未来只是现在的延伸。

如果说我现在有什么人生观价值观之类的东西,那么大概就是某种一期一会式的想法,

如果没有未来,时间突然暂停,无论我是停在这台写作的电脑前,还是工作的书店里,亦或是站在喜欢的人身边都是不错的方式。


📌 语录

That’s only volume one.jpg-99.9kB


Stella Caraman 在 Instagram 上发布:“That’s only volume one 😅”

莫奈:

我要像鸟儿唱歌一样作画。

大冢信一

所谓编辑,说到底是建立在一本一本书,与一个一个作家人际关系基础上的工作啊。

岩波茂雄(岩波书店创始人)

好书是靠作家、校订者、印刷者等合力出世的,是思想家、艺术家的余光,我不过是应其时而忠实地递送的快递员。

📌 文摘:

!\[\](%E5%9F%8E%E5%A0%A1%E9%98%85%E8%AF%BB%E4%BF%A1%E6%81%AF%E6%BA%90%E7%89%B9%E5%88%8A01.jpg)

⭐️ 城堡阅读特刊:信息源合集
本期特刊为中文互联网为主的优质信息源简介及代表性文章精选。

城堡阅读周刊栏目变来变去,那些不变的就显得尤为重要。

那些关于书中金句、某处无意看到的名人名言甚至诗歌中某一句最击中人心的话我做成了引言摘录特刊。

而关于文章推荐部分,我不打算模仿引言摘录,精选每期城堡阅读周刊的相关内容,单纯放在一起。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将那些推荐文章背后的源头分门别类,以简介及代表性文章的方式组织,即如下格式:

  • 名称、标签
  • 官方网站、社交网络账号
  • 内容精选

判断这些信息源值得推荐的依据之一是,如果我是一个书籍编辑,会非常愿意将这些内容印刷出来,放在客厅及书架上显眼的位置。

当别人甚至我自己,抱怨中文世界,尤其是网络上没有什么可以阅读的东西时,就拿出来。

因为中文互联网存在 qiang,以及随着时间推移,作者放弃维护等问题,一些网站会无法访问。

如果是前者,你需要学会如何访问诸如谷歌等被屏蔽的 qiang 外网站的方式。

而后者你可以试试使用网页时光机:https://archive.org/web/

如果你打不开这个时光机,参照上面一条,学会访问墙外网站。

⭐️ 敏捷开发入门教程 - 阮一峰的网络日志

几年前,在写博客时就试图采用这种方式,当时我写道:

为防止拖延症和完美主义,根据《精益创业》和软件更新文档的启发,所有文章会草稿写好就发布,随后通过不断纠错更新完善,并在文章前加上版本号,1.0以上文章都比较完整,这个版本号十分随意,是一个简单的进度预估;

版本号这个方式在实际操作中我偷懒,并没有完全实行下去,其它方面如精益创业中提到的最简可行产品和软件更新文档其实就是部分的敏捷开发。

比如写一篇 《双拼输入法学习经验 》,我在文章末尾记录了更新过程:

2016年05月08日创建,随后陆续增添补充链接;
2018年03月12日08:38:28 替换题图,增加二级标题,优化文字逻辑;
2018年04月22日20:43:57 重做插图;
2018年07月30日01:43:02 增加目录;
2019年03月08日08:38:04 最新版的 iOS 已支持小鹤双拼。

中途还有一些更多的小细节并没有写进去。

当时也就是 16 年左右,我对敏捷开发应用于文章写作的看法也仅仅停留在,认为一些文章写作是动态的,即用最快的速度写出一个大概能看版本。比如双拼我刚学会,就写一篇文章。当时 iOS 系统自带输入法不支持双拼,后来支持了搜狗双拼,最近支持小鹤双拼,然后也有一些开发者开发了于双拼练习网站及小程序,这些都是可以进行补充说明的地方。

然而仅仅是这样,并不是敏捷开发的全部,我也试图在城堡这个项目中使用一些软件开发的方法,但并没有模仿到位。阮一峰这篇文章让我重新认识敏捷开发。

增量开发加上迭代开发,才算真正的敏捷开发。

然而,对我来说,真正重要的问题在于,什么东西值得我这样去做?

在漫长的时间里人很容易怀疑做某件事的意义所在,而且可能真的并没有意义。

使用敏捷开发部分情况下也是在用最理性的方法快速放弃无意义的事情。

📹 我们被他人击晕,我们被自己绊倒,我们在年... 来自改装式复制人小王 - 微博

我们被他人击晕,我们被自己绊倒,我们在年会现场匍匐爬行,我们在地铁车厢拳脚相向,我们在楼下点起表白的蜡烛,我们对爱人挥起自己的巴掌,我们在熙攘的街头打滚,我们从无人的山顶跃下,我们是昏死的醉汉,我们是受辱的新娘,我们是他们,我们也不是,多数时候我们只是倚着栏杆,俯瞰桥下落水的人。

✂️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的七个译本(星际穿越)影评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老年应当在日暮时燃烧咆哮;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

📚 韩国资深出版人金彦镐:书籍如何推动了韩国社会的转型与发展? | 访谈录_文化_好奇心日报

为了活得像个人——这句话是贯穿我的出版生涯的座右铭。写一本书,编辑一本书,阅读一本书,无不是为了活得像个人。投身出版业四十多年,光阴匆匆流逝,而这个问题对我一直严重拷问,我依然在寻求答案。

📚 日本学者、岩波书店总编辑马场公彦:我相信书籍有改变世界的力量 | 访谈录_文化_好奇心日报

岩波茂雄喜欢的一个词和一句话。词为“低处高思”(生活要朴素,但精神要高尚);话为“白鹤高飞不逐群”(出自唐诗《言怀》,作者李群玉)

📚 一家只卖滞销书的书店 | GQ报道

我们想展示一家小书店的多种角色:它是店主修复童年伤痛的避难所,是趣味相投者的社区,也行使着书店古老的权力——决定你看什么书。算法会推荐相近的趣味,奖项会鼓励一时之选,但书店会遵守最苛刻的标准:时间。不能温和地将选书的权力交付于别人,是书店屡受挑战、却不曾消失的原因。


📌 杂谈:长沙,今夜请将我遗忘

!\[\](%E7%94%9F%E6%97%A5%E5%BF%AB%E4%B9%90%20%E5%A5%B6%E8%8C%B6.png)

和两个朋友吃饭,2018 年已经过去,我们三个做的大部分事情都失败。

朋友都在开店,一个亏本转手,明天去另一个更小的城市重新开始。

另一个正在准备转手,也是亏损,打算之后去旅行休息一段时间,继续留在长沙。题图就是他店里的一角,他生日习惯是写个总结文,当时让我帮忙排版。因为正好在自学设计,顺手从他的感慨里找了几句话,帮忙做了张仿杂志封面的图当配图。

现在已经是 2019 年三月份,按照百分比来说已经过去 16%。但主观上并不是这样。

在朋友明天离开这个城市,我们有点仪式感的去平时不去的餐厅,聚在一起聊天时,2018年才算过去,算不上怀念它。

失败的几率似乎从开始之前就很高,只是大家都相信自己会是那少数的幸运之人。

期间朋友聊起另一个熟人,大概就是最近取到一个家底殷实的妻子,结婚那天什么都有了。

我说以前没发现,现在发现你是真的老了,年轻的时候你肯定不会羡慕,只会想着怎么靠自己双手去拿到。

朋友马上否定,不会,不会,我只会特别高兴。

突然脑洞想起吸血鬼被热血青年烫了一嘴泡的段子,如果现在吸血鬼夜访,时候该刚好,生活和时间已经给热血加冰,温的,里面可能含了不少枸杞成分,不烫嘴还更营养。

换成塞缪尔·厄尔曼《青春》里的说法应该是:

理想丢弃,方坠暮年。

不过也可能没这么严重,只是酒后吐槽而已。

但过去大半年泡在书店工作,成天在字里行间泡着,又对文字和言语的神性存在一种敬畏。

一个人说的话,写出来的文,甚至照片等等,媒介本身会反过来影响使用者本身。

我们现在的生活是 2017 年一些选择所决定的,经过 2018 年实践,失败。

调整情绪、承担后果是一方面,这几乎是一个被动的事。尤其是金钱方面,它们会自然来找,然后做出反应,如此循环,直到解决它。

而更重要的是在 2019 年重新优化选择,当然,更准确的说法是优化决策以及实践,这些又将影响之后几年的生活。

唯一可以悲观的似乎只有时间,人的生离还有重逢,千金散尽也可能会回来。只有时间,流逝的就流逝,如同水消失在水里。

时间流逝带来另一个后果是记忆模糊,一个朋友要离开一座城市,我们在晚上喝酒,旁边的窗户外,这个城市高楼林立间散步的光亮如同星辰,个体显出更渺小的错觉。大概率会想到以前读过的小说《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不过想不起任何具体情节或者是某段话,只清楚记得,那个主角名叫做陈重。

沉重。


📌 卷尾语

城堡2019缩略图.jpg-148.6kB

更新日志

  • 2019年03月05 制作城堡30 封面,仿企鹅出版社排版及颜色。
  • 2019年03月06日10:54:37 设计练习,仿企鹅出版社封面
  • 2019年03月08日12:06:56 初步完成
  • 2019年03月08日12:19:01 发布 城堡阅读特刊:信息源合集

文档信息: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