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堡 27 青春的结束,人生的开始

2019-02-15 城堡阅读 2019


如果看到触动心灵的句子,就记录在这里,顺便去找张题图

陀思妥耶夫斯基

我感到欣慰的是我心中还存有足够的耐性,对尘世的幸福不抱奢望,我只要有书,能够写作,每天再能有几个小时的独处就可以了。

梅列日科夫斯基对人的自我意识论述:

我在自己的身体中意识到自己,这是自我之根;我在他人的身体中意识到自己,这是性之根;我在所有人的身体中意识到自己,这是社会之根。

《大佛普拉斯》

现在已经是太空时代了,人们可以登上月球,却永远无法探索一个人内心的宇宙。

《生命之歌》赫尔曼·黑塞

年轻人相信自己可以永远活下去,所以所有的愿望与思想都是以自己为本位。等到一进入老年,就会发现事情终有个完结,只为自己所拥有的东西,到头来也只是一场空而已。

《娱乐至死》尼尔·波兹曼

写书是作者试图使思想永恒并以此为人类对话做出贡献的一种努力。


如果有读书,就附上书摘,及一点实践,顺便在找素材简单设计个题图

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 1

因为出新版,加上这书开本比较小,最近热衷收集这种文库本式的小开本书籍。

所以又买回来重读了一遍,以下是一些要点:

  • 通过一次性彻底的整理,达到完善整理的目标。
  • 整理时该做的,大致只有两件事。一是确定物品的弃留,二是设定物品放置的位置。
  • 整理是节庆,不必每日进行。
  • 整理一定会有一个终点。当你拥有的所有物品都有了固定的位置时,你就达到了整理的终点。
  • 一口气在短时间内彻底丢掉。
  • 在丢东西前,先思考理想的生活。
  • 触碰的瞬间,是否感觉怦然心动。
  • 从纪念品开始整理必然失败,顺利丢弃物品的基本顺序应该是:
    • 衣服
    • 书籍
    • 文件
    • 小件物品
    • 纪念品
  • 别把自己不要的物品送给家人
  • 整理就是通过物品与自己对话。

虽然想着要一次性整理完毕,但限于一些东西要卖二手,包装盒之类不在身边,还有快递最近也不方便。

只是把最重要的书桌整理一遍,整个桌面最后只剩下必要的键盘鼠标和显示器及蓝牙音箱,显示器的线路都藏在后面,其它设备全部是蓝牙,也没有线路,所以桌面算是非常整齐。

为了保持,我打算在日记里每天拍一张照片,拍到想吐为止,这个保持桌面整齐的习惯应该就养成了。

然后把乱堆的衣服都挂在阳台上,眼不见为净,也算是把衣服解决了。

至于书籍,因为职业很大一部分就是整理书籍,所以算是很顺手,毕竟也没什么难。

打算慢慢消化已有书籍,然后卖到多抓鱼换其他书。

对整理这事依然保有一种朴素的想法,就是把持有的东西减到最低程度,就自然不需要整理。

然而这个问题在于,一般人得首先拥有很多东西然后再去掉比较容易。欲望填满然后再释放,接着清心寡欲,比一开始就清心寡欲容易更容易让人信服。天才能直达问题本质,我等凡人只能兜兜转转,反反复复,在挣扎中寻找到一点生活的意义。

这本书还不算完,等卖掉一些二手,再回来写个续篇。


如果看到值得分享的东西,就附上超链接,写点感想评论

谷歌浏览器团队推出了 15 款新主题 Chrome 网上应用店

I’ll try anything once. 人生苦短,一试何妨。
截图出自国外一个综艺节目,大意是男子上了节目才突然发现网恋多年的灵魂伴侣竟然也是个男性。
在最后环节,这哥们犹豫了大概一秒左右,说出了这番话,然后全场欢呼。

“某一任前女友的前男友”史航:一呼一吸,刚柔相济 | TOPYS专访顶尖文案TOPYS

这个东西吧,花儿对倾盆大雨说我已经浇过水,倾盆大雨说哎哟那我别下在你这儿——躲不开啊。
我不管你是什么样的花,是浇过水没浇过水,我只是下雨而已。
记得以前在某本书里说书籍如同镜子,人们总是在其中寻找自己。
人物专访有时候也是如此,在别人身上可能也在寻找着自我,我在史航身上找到的一部分自己就是这种「只是下雨」某种随性。

他一生的家当就一只行李箱 | 2019年1月读书
早 年我喜欢看阮一峰的书评,但很明显阮一峰主业编程,文学、阅读等等只能算是副业,所以频率极低。
碰到合适自己的书评人极难,注意,这是合适,而非多专业或者多么有趣,合适是个比较玄学的词,大概跟真爱和鬼差不多。
虽然,合适也跟专业并不排斥。
最近偶然看到李伟长的书评,大概就是一种活见鬼的感觉。
判断书评、书单优劣的一个方法就是你是否能够跨越重重不便,在豆瓣标记想读,并且去买下那些书,而且看完,最后还做个笔记……
在这一点上,我想李伟长的书评,至少对我这种读者来说,很成功。

iPad 使用指南 2019|果核教程丨数字尾巴

在新系统支持原生输入法支持双拼后,我一度擦拭自己那台 iPad 的灰尘,配上蓝牙键盘想解决出门时 MacBook Pro 太重的问题。

经过数次尝试,基本都失败,现在已经再次放弃使用 ipad 轻办公的想法。

这篇文章可以很好了解新款 ipad,我也依然相信未来 ipad 会成为生产力上很重要的一环,只是不是现在,尤其对我个人目前所做的事情来说。

为什么电影《流浪地球》火了?全民参与设计海报,官方表示压力山大...设计清单
算是一个清单文,总结了官方和非官方主要海报,从设计角度了解《流浪地球》。

“中国科幻”所匮乏的是一种神性视角里悲天悯人的情怀-近似于透明的深蓝

就像六神磊磊文章里说的那样,他热泪盈眶的理由是“一种奇特的感觉”---“一个多年来习惯埋着头的民族,有人忽然开始仰望星斗了。中国电影人里,终于有人从故纸堆里、从陈芝麻烂谷子里、从女明星白花花的胸脯里、从百来年的伤痕记忆里抬起头来,把目光投向深远出了。中国文艺里最睿智的那一批头脑,终于开始尝试关心一些虚无飘渺的问题了,开始尝试着关心人类文明的前途和命运了”。

目前读过关于《流浪地球》文章里最喜欢的一篇,作者的其它文章也值得一读。


如果对生活有什么感想,就起个标题仍在下面,顺便拼个图

如果到了星期五,就把下面所有的内容发布出来

前学习时间管理时曾学到一个形成条件反射的小方法,就是用如果…就…的填空方式来养成习惯。
如果醒来,就起床。
如果准备出门,就带上钥匙。
这样做的好处之一是把要养成的习惯和一样事情进行绑定,很容易开始,不用太动脑子。
我觉得一个人放弃某件事,肯定是开始动脑子否定之前的想法,毕竟人也是流动的。
比如我现在就已经开始否定之前那个更理想主义的自己,觉得做城堡比较浪费时间,而时间对现在的我来说太宝贵,意味着太多东西。
但从另一个角度,我还是很想看看一百期后城堡的样子,不管这中间质量的高低起伏,总之,完成一百期。
所以,这一期测试、尝试一下这种方式,当然,测试对象就是城堡本身和我自己。

《流浪地球》观感

跟当年一起追《科幻世界》的发小一起看完,那时候我们都还小,是从这儿认识科幻抬头仰望星空,第一次读到刘慈欣这些人的作品。

回去时车行驶在高架桥上,能看到下面星星点点的车灯洪流。就突然想起一种区别于《一日囚》中人困于有限空间和时间中的狭小无奈,而是宇宙和光年尺度的蝼蚁感。

如果现在有一只蚂蚁,它抬头看向巨人般的我,而我抬头看向城市里数百层的高楼,楼上更高处有一只鹰飞过,它抬头又看见一架飞机,而更远处有飞船和广阔的行星宇宙……

如此延伸,仿佛无穷无尽,很容易生出一种神性的视角来,到这儿基本就是我语言能形容的尽头了。

姐姐的婚礼杂想

因为性格关系,跟大部分亲戚都说不上特别亲近,除了堂姐,虽然长大后也联系的少,但见面也自然而然依然没有陌生感。

前段时间回老家参加堂姐婚礼,按照习俗要背她上婚车。

婚礼结束和开始前脑子里总会有一些记忆碎片和其它联想。

比如很小的时候钻到她被窝里打闹;大概高中时代无意间在她的书堆里发现一张印有她作品的校刊,现在房子装饰一新,却是一本书都没看到。我也有过想和某种自己告别的冲动,但都失败,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也许姐姐成功了。

莫名其妙的想起也许是莎士比业的一句话:

婚姻,是青春的结束,人生的开始。

也突然发现,从此家族里同辈人就剩下我一个人还没有结婚。

怎么说呢?我几乎所有的朋友,我的姐姐,他们的人生都开始了。而我还在抗拒着,滞留在「青春」的机场里,仿佛一个突然失去国籍的流浪者。

站在老家的书架前

几年没管,这架子书已经差不多废掉,早两年还能在多抓鱼卖二手换点钱。

总感觉现在翻角落里的《科幻世界》杂志也许还能翻到三体的连载,以及流浪地球之类的短篇。那时候在科幻世界大刘也说不上排第一,结果到后来没想到是他几乎单枪匹马把中国科幻拉倒世界水平,然后电影也上映了。

以前想住阁楼,攒一面书墙,一面唱片墙,剩下一面墙弄个投影仪看电影,天台上弄个天文望远镜……
现在已经基本放弃,电脑手机加上一堆会员就足够。实在要电子世界的仪式感,弄个 kindle 和 hifi 播放器也行……

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感觉特别容易思考那种生而为人瞎折腾到底想干什么的问题,这些年在外面的世界试了很多,结果很悲观……

三年前的今天

刚日记应用 DayOne 推送给我三年前今天写的日志,大概是说出门招待老朋友,我还是按照以前艰苦奋斗的习惯随便找个快餐店吃,全然不顾对方那一身行头已经换成什么样。

对方看到地方也直接提出不去,因为当时收入也不差,心理没落差,到没什么尴尬。附近贵的地方,当时我也都一个人大概去过一遍,只是吃过一次都不想去第二次。

换了个好地方吃饭的时候我在想关于初心的事,穷的时候我们明明想的都只是一只手应付生活,能吃饱就行,另一只手去呵护点理想,但很快就变成两只手都泡在生活里。

而且很多事都变了,对方已经完全融入他那个收入该有的生活,而我似乎还是老样子。要是问接下来干什么,我还是就像去那么几个地方,看电影或者图书馆看书,其它都觉得无聊或者某种浪费时间。

对方自然不这么想,加上本来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时间上也更多属于公司,自我时间被压缩到极致,没什么空闲玩,也就是路过吃顿饭就各自散场。

记得当时还引用了《钢之炼金术师》里一段台词:

人没有的牺牲的话就什么也得不到,为了得到某些东西,就必须付出同等的代价,这就是炼金术的“等价交换”原则,当时我们坚信,这就是世界的真实!

现在时过境迁,那时候我们为了不属于自己的生活都付出了什么呢?

也算拿黄金换黄金,用黄金岁月换真金白银,挥霍掉后发现岁月没了,钱也没了,可能还发现原来不喜欢这个行业。

当然也说不上后悔,从来没有直路和最优解,道路往往都是曲径通幽。


如果到了最后,就简洁列举本周事件

  • 过年几天没有回家,春节那天留守人员聚在一起吃火锅,在下雨的楼顶放烟花
  • 过完年后回老家,环境嘈杂,加上没带电脑,所以断更一周,上周预定进行的主题也泡汤
  • 其实写了两个版本,但内容不对劲,存档不发
  • 尝试改变封面设计,突出文字及内容
  • 最大的问题依然是时间和事务的管理,而且精力似乎变差
  • 打算设计一系列模板,把生活调整到自己希望的样子
  • 少即是多的另一重含义可能是简单有时候比复杂更难,否则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我还没有过上自己想要的简单生活….

文档信息: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